创业的你,可以看看华为生态这个新的诱人市场(附拜年红包)

科技资讯 2020-01-26

文末附拜年红包,祝春节快乐,鼠年大吉!

冯立不久前从传音高级副总裁任上离职,转而创业。他看到的机会是华为海外生态,认为那件国家大事导致谷歌应用市场和华为的合作生变,Mate 30Pro后手机都无法预装Google Play这件事,反而打开了另一扇巨大的市场窗户——华为必然要做起自己的应用生态,中国企业可以借此加快出海的步伐。

这无疑是个大市场。尤其是在中国企业出海风潮这一大背景下。

冯立这个人也很有意思。如果你看他的履历,会觉得很了不起——当年他在腾讯,是当时这家公司最挣钱业务之一——Q秀的产品经理。后来被华为挖走,拉起了这个公司的花粉业务——是的,就是现在非常凶猛的华为手机粉丝运营部门。再后来加入了传音,那个在非洲卖得最好的国产手机品牌。10余年工作履历,全是最风口浪尖的公司和业务

他回国创业也是一个好玩的故事。这哥们在非洲业务突飞猛进之时,被蚊子叮了一口,没想到因此染上疟疾,经历了一段“欲仙欲死”的治疗过程。回国后痛定思痛,辞去了高薪厚职,转而创业。在他看来,这太有象征意味了——海外市场是个巨肥沃的市场,国人却多在很意外的小事上跌倒。而他经历了这一切后,发现解决和处理的方法非常简单。

算下来,他的优势如此明显:华为此刻空出了2亿用户的海外存量用户市场空白,他又恰好极度熟悉这家公司和文化;国人出海也多从华人开始、微信开始,曾在腾讯就职多年的他也是人脉丰厚。产品经理思维成了几乎日常工作的下意识思考方式、加之负责海外市场多年,熟悉海外市场和需求,就像万事俱备。

创业则像是吹起了自己的东风。2019年底时,冯立创办了“非白科技”,决定专注这个新兴的大市场,专门帮助创业者、开发者借助华为的东风出海去。

面对新市场的好奇,见实在深圳约到冯立,和他长聊了这个新市场。不妨一起坐下来深聊。对了,如果你有兴趣出海,不妨也加入进来:

创业的你,可以看看华为生态这个新的诱人市场(附拜年红包)

见实:华为的海外生态为什么是个机会?

冯立:华为深耕海外市场这么多年,手机市场、通信市场等累计了足够大的用户量,海外用户占比接近30%,主要分布在:欧洲、拉美等市场,同时用户是中高端机型使用者,具有很高的消费能力,算下来,有超过2亿部的活跃存量手机,对华为游戏平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流量池,能帮助华为打开海外生态市场。

另外一些外部数据也能查到,比如,华为移动服务(Huawei Mobile Services)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,月活用户达4亿。华为智能手机全年发货量超2.4亿台,稳居全球第二。

加上5G的迅速发展,华为与海外多个国家(俄罗斯、欧洲、东南亚等)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意味着华为能更好的获得这些海外市场的红利政策,促使华为进一步提高在海外手机市场的占有率。

现在,Mate 30Pro后华为手机无法预装Google Play,反而会逼迫华为背水一战进行生态部署,否则将丢失上述所有积累。

三分天下有其一,这么大的用户量,我认为华为生态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就会迅猛发展,不参与进去将后悔莫及。所以干脆创办了“非白科技”,专注帮华为推进海外生态,帮开发者和创业者抓这个机会,同样对我来说,也是机会。

见实:现在很多创业者都在关注出海,什么样的团队和产品合适出海?

冯立:出海是竞争需要,竞争优势者需要扩大增长点,竞争弱势者和新加入者需要寻求新的战场。

如果讨论什么样的服务适合出海,工具类应用、内容类应用、游戏显然是最合适的。目前出海好的团队,其实各有自己的抓手,非要找共性的话就是在本地化这个点上做到了击穿。

见实:但是领域呢?有什么领域或者行业特别是蓝海吗?

冯立:在华为这个平台来说,都是蓝海。应该说华为在东南亚、俄罗斯、中东和拉美、欧洲,包括法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新马泰等具体的国家和地区,占比都非常高,未来增量也大,做互联网的人都知道,快速增长就是最大的蓝海。

新加入的玩家,特别像新闯入的鲶鱼。如果你非要说一个市场,那就先看东南亚、欧洲、南美、中东、俄罗斯这些市场。

见实:你之前在传音做高级VP,看到的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有什么不同?

冯立:全球手机市场已基本饱和,很多预测是未来2-3年智能机市场将以7-8个百分点的速度继续增长,功能机市场将从7亿部萎缩到4亿部。

预计到2020年,功能机市场将主要存留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及亚洲新兴和发展中国家(主要是印度、印度尼西亚和孟加拉国国等地)。未来三年,非洲是智能机发展最快速的区域(三年市场规模翻一倍),而市场增长最大的区域主要是在亚洲新兴市场(市场增长近2亿部)。

海外市场环境受国家地域影响,变化很大,总体而言,落地到消费者身上是有一些显性特征可以分享给大家,这也正是我一直关注的点。

一是受宗教影响非常大,有些地区消费者更加认同集体身份,略显保守,面对新事物能体现出一定的包容性,而有些地区消费者更加重视自我审视,强调忍耐和和谐,对于新事物(甚至包括有冒犯性的)能体现出更高的包容性。

二是强熟人关系绑定是愉悦和快乐的源泉,相比较于认识更多的人,海外消费者更倾向于在线线下熟人之间的互动,他们安装多个社交软件只是为了从更多维度聊得更high;

三是消费力越来越来自于年轻人,比如非洲超过50%的消费者年龄在20岁以下,而中国这一数字为28%;

见实:用户呢?怎么理解海外用户画像?

冯立:过往我有总结一些典型消费者的画像,将他们放在一张图里显示,就是下面这张:

创业的你,可以看看华为生态这个新的诱人市场(附拜年红包)

Fun seeker乐观热情的年轻人,期待融入群体,积极参与各种社交活动;寻求Exciting、Funny、 Colorful的个体体验。

Show-off社交积极分子Party Animal,乐于表现或表达;期待通过自身的表达和行为影响他人;热衷于保持连接,分享和发声;寻求时尚、潮流设计,诉求引领潮流。

Elife leader成功人士,支付能力强;在解决商业问题之外,热衷于体现身份和地位。寻求产品品质、高端品牌、符号象征,诉求产品使用能赢得他人尊重。

Gogetter奋斗中的年轻人,期待成功;热衷于学习、更新信息和管理生活、工作等,寻求功能利益和实际价值,向往高端品牌;诉求信心和勇气。

Explorer前沿生活方式尝新者,热衷于超前,具有引领性,寻求前沿的功能和设计。

Egoist自我主义者,关注内在的宁静;热衷于进行自我管理,保持平衡。

Functionalist保守的中年人,接受现实,期望过稳定的生活。理性的消费者。

Lifeeasier社交范围有限的女性,寻求多种方式来打发时间,保持与周围人和事物的连接,消磨时间,增加乐趣;寻求随时随地的连接,关注基本功能满足和性价比。

见实:这些画像和国内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你自己刚接手海外市场时,有什么固有认知直接碎一地吗?

冯立:部分国家市场我们也是三进三出,也需要不断去试。当时去非洲的时候,很多事情让人印象深刻,比如第一次和当地员工接触,发现知识储备和学习能力上,非常需要我们手把手去带。

比如,刚接手时的业务设想,是以为在总部遥控指挥、本地员工落地执行,就像国内市场一样。真到了实操发现很难做到。当地员工一做动作几乎完全变形。这就需要我们很详细地做出执行手册,详细告诉员工每一步做什么事情,如果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就怎么处理等。

执行手册要尽可能做得足够详尽,即使这样,一旦遇见手册上没有的问题,员工还是会停滞下来,不知道怎么办。举一个小例子:在非洲市场,如果你让当地员工将楼道里的垃圾桶倒掉,他会问是哪一个垃圾桶?而不是像国内员工一样都清空掉。

所以小建议是,在对待海外员工和海外合作伙伴时,一定要让他们做简单的事情,尽可能明确。

还有市场营销上特别需要留意的问题,一定要保持敬畏之心。比如咱们互联网公司很多都是用动物做logo,但假如京东出海去了东南亚的一些国家,就要考虑换掉自己的logo换成别的的,因为狗在那个区域属于被大家不那么喜欢的一种动物。

类似这些还有很多,都是在国内很少去想,也不会遇见的问题。但在海外就需要不断去问和看。

见实:你在海外接触到的出海团队,经常在哪些地方掉坑?

冯立:海外市场相对来说都是些小市场,建议选择共性较强的赛道,否则可能等不到天亮;

比如国内的支付真是发达,但海外相当多的区域和国家,收钱是一个巨大问题,切入之前一定要关注消费者的支付习惯,很多团队都受限于支付渠道有钱赚不到;

海外流量上,整体垃圾流量非常多,国内买量的玩法在海外完全不适用,最好的方法是尽量鼓励用户自传播;比如,我们就看到一家出海团队一年烧过亿人民币,买来的都是没有付费能力的用户,烧了两年后不了了之了,这就是很惨痛的教训。

个人以为,国内的团队出海阵亡的90%死于臆测,简单复制国内模式或者用想象中的应用场景替代实操检验。其实大家都在讨论传音在海外的成功,这支团队恰恰是对每一个海外市场有足够敬畏,稳扎稳打的进入,打造本地化团队,制定适合当地的市场策略,才一路走到现在。

见实:那国内创业者相比海外同行,有什么优势吗?

冯立:国内团队的优势在于商业化程度较高,玩法和套路相对比较成熟,通常有一定的资金打底,缺点是对目标市场的了解限于网络和已有案例,只能不断试错,缺乏前沿的洞察能力,也因此显得缺乏创意。

坦率讲,除了头部公司,不少出海团队目前都还是在做投机和抄袭类产品,并没有打开局面。

比如,国外有一个特受欢迎的沙雕应用,基本上就是之前国内恶搞的滴滴打人英文版,应用介绍非常直白:“随时随地,约人打一架吧!”,自拍一张欠抽的照片+选取一个想揍的对象+在线挑衅+约定时间地点,一场华丽的PK就这么安排了,允许旁观且记录战绩。像这种应用国内团队是不可能去碰的,不符合大家的习惯和擅长的方法论,而海外同行在脑洞驱动下经常能创作出类似作品。

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平台的资源板结,用户来源局限于美国几大巨头,国内出海团队经常陷入买量内耗。

见实: 所以,国内团队跟着华为出去能解决这个麻烦?

冯立:刚开始我们聊了挺多背景,我认为华为海外生态的崛起是必然,在这个过程中加入得越早越有机会利用好平台成长带来的红利,这个过程在国内的电商领域体现的非常明显

现在看,华为海外生态会有多种政策的扶持,比如平台费用是谷歌的一半,比如买量补贴等等,收益直接就上去了。

私域流量的线下增长公式:只需抓好5000好友就成

好多珍贵数据啊!腾讯2020社交零售白皮书说5大热点

见实每天备下一个大红包,至初八结束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