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娱乐新闻 2020-01-17

有些人叫祖师爷赏饭吃,就是学呀,练呀,苦呀,下苦功;有些人叫老天爷赏饭吃,才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叫gifted(有天赋的),与生俱来的过人才华,别人再练再追也模仿不了。

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跟大家聊聊天后王菲。

大家可能听过一首歌,叫作“风清扬”,由我作曲,尹约作词,天后王菲和“歌坛新人”马云对唱。我和王菲很早就认识了,这么多年来也终于第一次合作了一首歌,我感到非常幸福。我入行已有25年,25年来很少在很激动的状态中录音,录完音回家还反反复复听很多遍,很多时候只是把它当一份工作去做。当然,工作还是会努力去做好,只是工作忙完回到家依旧恋恋不舍,反复检查工作完成情况,真的是有些日子了。

我录完《风清扬》以后反复听了很多遍,认定王菲是不世出的天才。就连“歌坛新人”马云也问我:“你说王菲唱歌为什么听着就老觉得比我的声大呀?”

我说:“不是王菲的声音比你的声音大,因为我混录的时候肯定不可能混录成一个人声大,一个人声小,而是王菲的声音穿透力比你‘歌坛新人’马云同志要强得多。这个东西没办法,有些人叫祖师爷赏饭吃,就是学呀,练呀,苦呀,下苦功;有些人叫老天爷赏饭吃,才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叫gifted(有天赋的),与生俱来的过人才华,别人再练再追也模仿不了,就像你的演讲一样。”

马云还跟我说:“那不对呀,我演讲得好跟我的生活经历和我的思考有关,不是因为老天爷赏饭吃。”

我说:“可是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个人生活、思考了,别人也一样啊。我也跟比尔·盖茨聊过天,我觉得他的口才可真的不怎么样,虽然他也生活,他也思考,他跟你不能比,这东西都是老天爷赏的饭。你做企业家演讲,跟王菲做歌手唱歌、写歌一样,都是老天爷赏的饭。”

当然,即使是老天爷赏的饭,也不是真的从天上掉下来那样,“嘣”一下蹦出个孙悟空。即使你是孙悟空,你也要经历磨难,从花果山美猴王到被人歧视的弼马温,然后大闹天宫,终成齐天大圣。王菲也一样,她其实很小就展露出了歌唱才华,在北京的时候就是银河少年广播合唱团的成员。说起来,我有个大学同学,当年跟王菲一个团的,高考还因特长加了好几十分,上了清华。王菲当时学习也很好,考上厦门大学非常出色的一个系—生物系,但不久她便随家里移居到香港。

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其实王菲在内地读高中时就已经录过好几张磁带了,翻唱邓丽君的歌等。她到香港后也经历了很多磨难,很多时候只是因为自己内地人的身份。那个时代的香港和今天的香港大有不同,抛开香港其他的思潮不说,至少当年香港的娱乐圈充满对内地的歧视。当今的娱乐圈完全没有任何歧视,完全平等。那个时代不然,大家想想王菲20岁的时候,一九八几年,正是内地人在香港非常受歧视的时候。我在其他节目里也提过,那个时候香港人来内地拍电影《火烧圆明园》《垂帘听政》,饰演女一号的刘晓庆,吃的饭都跟香港人不一样。香港的剧务打杂的吃得都比刘晓庆好,演刘晓庆丫鬟的香港演员在酒店里都有房间,而刘晓庆却没有。一部电影付给刘晓庆的酬劳就当工资给,只有几十块钱,每天收了工那么累,还得骑车回八一厂宿舍。后来刘晓庆实在累得受不了,说:“我能不能在酒店睡?”香港人指给刘晓庆说:“你就睡在你的丫鬟的那个房间地上吧。”女一号啊,睡在演她丫鬟的香港女演员脚边地上!当时就是这么受歧视。那个时候台湾制作人到大陆来给大陆歌手录音,哪怕让大陆歌手自扇耳光,大陆歌手也会照做。差距就这么大。

王菲等于是第一个在香港扬眉吐气的内地艺人。只是刚到香港时也受过很多委屈,最开始被人看不上,签约给一家公司后,公司里的人说:“怎么签一个大陆妹?”又说:“我们都不想把她放到电台去放。”王菲的几任经纪人我都认识,最开始的经纪人其实挺好的,叫陈小宝。但是小宝后来就调走了。那个时候是香港唱片业最高峰的时代,正好国际级大唱片公司都来了,大家有的是工作,华纳、宝丽金、百代等,到处乱窜,都火得不得了。王菲的第二任经纪人叫陈健添,不怎么看好王菲,刚刚让她翻唱几首歌,录了两张专辑,就以200万港币的低价把她卖给滚石⋯⋯我估计,这一生他自己回想起来都得追悔莫及吧。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傲慢与偏见付出代价。

之后王菲遇到了后来一直合作了十几年的经纪人Katie(陈家瑛),Katie真的是非常好的经纪人。实际上香港最好的几个经纪人都是女的,包括张国荣的经纪人、王菲的经纪人。可能女性的眼光比男性长远吧,Katie后来还做了窦靖童的经纪人。一名经纪人能跟一名艺人保持这么久的合作关系,足以说明经纪人的眼光长远以及艺人的性格纯良。很多时候经纪人势利,觉得你不行就把你卖了;也有时候艺人势利,觉得我火了,我就要跳槽离开。但是Katie跟王菲,包括Katie母女俩跟王菲母女俩,这两家人20多年来始终在一起,我觉得展现出了这个圈子里一种纯良的文化,不像外面说的那样唯利是图。否则,艺人在火了的时候早和经纪人打得一团糟了。

从Katie签下王菲起,王菲便如日中天了。事实上,除了演唱,王菲还创作过相当多的歌曲,《执迷不悔》国语版的歌词就是她自己写的。包括她最开始在香港崭露头角,就是因为参加创作大赛,创作了一首粤语歌《仍是旧句子》获得铜奖,从而出道。但是那个时候一直没火,真正火起来就是到了Katie那儿之后,随后也把原来唱片公司给她起的一个特别土的艺名Shirley Wong(王靖雯)改成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的Faye Wong(王菲)。原来香港人觉得“王菲”这名字很土,可是现在想想,土的是“王靖雯”。

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1994年,王菲在红馆连开十八场演唱会,一年出了四张大碟,然后还主演了王家卫的《重庆森林》。王菲是一个通感的艺人,唱演俱佳。当然,这也是香港娱乐圈一个非常强的地方,香港既没有电影学院,也没有音乐学院,但却曾是全世界仅次于好莱坞的第二大娱乐重镇。那些业余出身的人既会唱歌又会跳舞,还会演戏,甚至有的做到影视歌舞模五栖,令人惊叹。导演们也都是业余出身,演员们也是,结果大家全都搞得特别好。

王菲在《重庆森林》里面展示出了影后级的表演,让人见识了一个老天爷赏饭吃的艺人能力之强!可能跟大环境有关吧,也许是今天互联网时代把娱乐圈门槛降低了,导致大家刚有三分才华就拿出来见人了,所以大家总说现在的明星跟过去没法比。过去的明星十分才华要憋到八分才爆发,包括像王菲这样的天才,前面几张专辑也都不火,一直憋到最后才爆发了。今天因为太容易曝光,太容易获得关注了,所以有一两分才华大家就从互联网上冒出来了,同时也就失去了那种憋住自己往前努,一直努过临界点再爆发的能力。

王菲的歌我喜欢的太多了,也就不给大家一一历数了,因为大家都有各自心中最喜欢的至少十首王菲的歌。我也有,我喜欢《旋木》,喜欢《当时的月亮》—曾经在开车的时候连听数十遍。

我跟王菲身边团队的人也很熟,包括刚开始的窦唯、张亚东,我觉得制作人张亚东和作词人这个团队稳定了那么多年,对王菲事业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他们都是走在华语流行音乐前面的,不过王菲的成功主要还是因为自身。应该这样讲,王菲永远都是自己音乐真正的制作人。制作人、作词人其实都是听她的。她的风格是由她自己决定的,她来决定自己要唱什么,她来决定自己是谁,从哪儿来,要去哪儿。

当然,亚东思想前卫、制作水平高超,作词人也无可挑剔,这两位的配合加上王菲的引领,那简直就是1+1+1=15的级别。我以前聊过周杰伦和方文山是1+1=6,所以王菲、张亚东和作词人,仨人加起来的高度到今天为止,无人能超越。而且最神奇的是,大家觉得王菲的音乐好像是小众音乐,因为她不俗、不口水。可是到目前,王菲依然保持着粤语女歌手唱片销量第一名的纪录。这是一项非常难以做到的成就。对比我非常喜爱的王家卫的电影,也小众,具有相当的艺术高度,但在票房上也都没太获得成功。王菲的音乐作品做到了艺术性,而且是前卫的艺术性,同时销量居然还能有那么高,并且演唱会创下的纪录简直令人瞠目结舌!包括2017年年底那一场演唱会创下的纪录,华语女歌手中间能望其项背的人,我觉得到今天仍属凤毛麟角吧。

王菲开创了一个时代。她第一次跨过了从邓丽君甚至周璇起女性歌手关于爱情的主题,她的歌唱中,男人之于女人,不再“是天”“是地”“是一切”。那种“你不爱我,我就死,我就哭”的绝望被彻底打破了,女性第一次站到了“主人”的位置。在过去女性都是“客人”,处于被动,就是“你爱我我就幸福,你不爱我我就不幸福”。王菲站了出来,用自己所有的专辑宣告了同一件事:其实我懂你们,其实我懂生活,其实我懂爱情,我一眼就能看穿你们,我也知道爱情从哪儿来,要去哪儿,但是,我依然爱你。

这才是真正的现代女性的态度、现代女性的爱情观。

关于王菲,有太多太多可以说的。我有次到爱尔兰去,遇见The Cranberries(小红莓乐队)。王菲曾翻唱过他们的歌,他们也提到特别喜欢王菲的演唱,而且他们和王菲曾在美国一个电视颁奖礼上遇见过,还互相寒暄聊过天,非常快乐而友好。王菲也是第一次把华语流行音乐推向国际的人,从过去在香港翻唱日本歌,到最终变成真正的极为优秀的原创音乐人。

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王菲创作过很多很多优秀的歌曲,比如自己作词作曲的《不留》,非常出色。“我把水晶鞋给了你,十二点给了他”—我的天,简直是现代诗。还有《童》,也是她自己作词作曲,给女儿童童写的。童童也是个很可爱的孩子,热爱音乐,而且像她母亲一样纯良。王菲写道:“你带着一身明媚,离开我温暖的堡垒⋯⋯”还有她自己作词作曲的《浮躁》,也非常有意思。包括她作曲的《香奈儿》《四月雪》,配上作词人的词,结合亚东的编曲,简直完美。有时我们这些做音乐的人,看到别人整个团队有那么默契的共同的高度,经常长叹一声说:“哎呀妈呀,我要是有这样一个完整的团队,一起来把音乐做到每一个环节都不打折扣,那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
王菲那个时代是王菲自己最幸福,同时她的歌迷们也最幸福的时代。当然了,我觉得她每个阶段都做出了非常好的选择。到今天,她不再一年出四张唱片,也不再在红馆一次开十八场演唱会,她进入了一个女人人到中年的成熟时期,追求美好的生活,追求自由的创作,也找到了自己的信仰,我觉得同样非常值得敬佩。所以《风清扬》这首歌能跟她合作,我非常幸福,我们之前虽然没有合作过,但是关系一直很不错。

我的电影《大武生》在北京首映的时候,我当时因酒驾坐牢,无法亲自带队宣传电影,心急如焚。结果圈内很多哥们儿、姐们儿仗义相助,一齐冲向我的首映礼。包括章子怡、郭德纲、刘欢等,这些朋友都不是电影圈的,但全都去捧场。记得刘欢刚做完手术,去的时候还拄着拐杖,令我无比感动。最让我感动的是王菲,因为王菲当时是坐地铁去的首映礼现场,第二天所有新闻媒体都报道:王菲坐地铁去看《大武生》,王菲坐地铁去给高晓松捧场,等等。

这就是文艺圈的感情,或者叫文艺圈的友情吧。也许圈外很多人觉得这个圈子里多么肮脏,多么唯利是图,至少我没有觉得。哪个圈子里都有肮脏,也都有美好,我觉得我们音乐圈、文艺圈还是一个非常幸福的美好的圈子。

高晓松:有一种天赋,叫老天爷赏饭吃——王菲

Top